drinkwater

全职入坑,随便写写看看。

[周叶]夺魂(短篇完)

第一眼,就失了魂魄。

01

 

周泽楷握住了一个男人的手。

临近毕业,同学之间玩真心话大冒险,他不想参与,也被人劝说着拉下了水。KTV里闹到一半,转来转去,最终还是中了招。

要想周泽楷说真心话,干这事儿前,不如先讨论怎么能让他开口。可说起大冒险,直男之间能有什么好玩儿的,主意出来出去,最后倒是年纪大点儿的会玩,说是让他去外面自动扶梯口候着,坐从上往下的那一方,摸第一个面对面遇见的人的手。

这摸吧,还要带着深情款款的眼神,必须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,不论对方什么性别,都得这么演。

这人一边说,一边还夸张地比划了一下,作了个自我拥抱的姿势。

“别丢了咱们科班的脸啊!表演课上起来!”

聚众起哄,当事人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。

 

周泽楷宽肩窄腰,即便是在长相出挑的人齐聚的表演院校,也是引人注目的那一类。正值盛夏,他只穿了简单的白T恤长裤,微微的汗湿透着,勾勒出上身精瘦的轮廓,面上没有表情,在电梯口站了好一会儿,才仿佛下定了决心,往前走了几步。

一帮大学生high到大半夜,只像是觉得大家都还在外活动似的,哪里会考虑到作息时间。这时候走廊里电梯上都没人。周泽楷等了好久,也没有等到要上楼的人影,热风吹得额头都起了汗,粘糊糊的,他抓了又抓,犹豫了一下,干脆从裤兜里摸出个夹子别了起来。

旁边有几个被派过来监督的鬼鬼祟祟地蹲着,冲他挤眉弄眼地比划。

 

摸一下,一下就成!不过感情要到位啊!

何况被你摸算什么吃亏,你这是自我贡献了吧!

 

周泽楷面色不变,他一向是感情留在心里,自个儿的花开了又谢,旁人都看不出半分。他又转过了头,听到外面有车驶过,隐隐约约地有脚步声。

来了!

那几个人手脚飞快地藏了起来,周泽楷眯眯眼,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

他上了电梯,背打得笔直,不动声色,似一根青竹,却不似青竹寡淡,更显的浓烈了点儿。

周泽楷表演课一向学的很好,哪怕是石头,也能被他那双深情的眼睛给看活了。可这双眼睛还没能让他在圈子里接到戏,老师急,同学急,他却不急。

深情并非本事。

 

周泽楷闭了闭眼,再睁开,入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上楼的那个人穿的衬衣,却配的松垮的裤子,手上捧的一束花,也不抬头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,只能看见隐隐的发旋。

可上面的人眼神灼灼,仿佛发旋也成了他的恋人。

 

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。来人手扶着电梯,渐渐地也显现出轮廓。周泽楷并不在意男女,认定了的任务就赶紧按规矩完成。

捧花人依旧毫无知觉,右手捧花,左手扶梯,站在三伏盛夏里,在心里琢磨着赶紧进空调间凉快凉快。手上拿着掐灭的烟头,只等着上楼就丢进垃圾桶。

 

那是双极好看的手。

周泽楷一贯聪明又会抓重点,对方刚一入目,就知道该从何而深情。

分明是随意扶搭,却线条分明,骨节突出,修长白皙,再近了些,甚至还泛着点儿白玉似的冷意,几个关节微微拱起,柔和且有力。

 

电梯交错间,他压根没有犹豫,直接轻轻扶了上去。

 

 

02

 

他只是轻轻拢着,目光定定,并不开口。

叶修被惊了一下,抬头间正纳闷,对上光华摄人的眼神。

 

走廊上的灯光明明灭灭,静得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。明明是酷暑,那个贸贸然握上来的年轻人却手心冰凉,可眼神似一团冷静的火焰,差点就让人摸不清了。

叶修右手心还捏着烟头,人有点懵,他也没欠谁人什么债吧,这是演的哪一出。

可年轻人不开口,只是看。

目光里像是住着一个小人,借着对视的一瞬,就把两人间压根不存在的爱恨情仇演了个遍,溢满了灼灼的情意。手指还轻轻一抚,激的人四肢百骸都跟着抖了一下,一股热意从皮肤烧进心窝。

 

叶修被烧了一下,没来得及抽回手。

那一瞬间的爱恨情仇演完了,白T恤青年也就放了开,只余目光缱绻,消失在电梯底角。

 

他抱着花在楼梯口站定,目光往前一扫,敏锐地发现有几个人蹲在角落里,看装束打扮都像是在校学生,只一会儿就明白了过来。

周泽楷完成了任务,又慢慢地出了口气,这时候跟着坐电梯上了楼,那几个藏着的也立刻冲了过来,一群人就围着他,笑嘻嘻地向叶修道歉。

 

叶修是什么人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所以也只是摆摆手,就算过去。

眼看白T恤青年走在回房间的队伍最末,他歪着头,似笑非笑地,低头一瞅,从花束里抽出一支,出声道了句等等。

 

等什么?

骤然被塞了一支花,周泽楷人也懵了。

 

叶修笑了笑,下垂的眼角透着点什么:“送你。”

周泽楷一贯有自己的领地,旁人想进去是难上加难。这时候面色不明,只是回:“你是?”

拒绝的很有套路,是不想收这支花了。

 

叶修目光一转,郑重开口:“正人君子。”

 

 

03

 

正人君子叶修是个搞艺术的。

搞艺术的人骨子里透着点儿浪漫,第二天的作曲课,学生们难得欣赏到了一向自由放飞的叶老师的即兴创作。

修长的手指在钢琴上翻飞,教室里鸦雀无声,流水一般的声音回旋了半天。叶修抬手,人转过头。

 

掌声呢!掌声来点儿啊,这么不捧场。

学生们又挺无语了,还是那个叶老师,遂一个个把巴掌拍响了,显得很给面子。

 

叶修难得高产了一段时间,每天录音室泡着,钢琴弹着,终于把老熟人招过来了。

 

王杰希远在国外,一个电话问他,新电影的配乐来试试么。

叶修抽着烟,说没意思,不去。

王杰希也不生气,继续慢条斯理地开口,过段时间选好角了,来片场看看吧。

叶修哎哟一声:“那么远,不去不去。”

王杰希继续道:“来回经费通通报销。”

叶修又转口了:“这才对嘛。”

 

再等选完角,又是几个月过去。

正是大学里放寒假的时候,叶修回了家呆了几天,正好借着王杰希一个电话,从家里那堆七大姑八大姨嘴下脱了身。

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正月,呼出口气都透着寒意。

叶修哆哆嗦嗦地裹紧了身上的外套,坐在王杰希旁边,跟着一起看镜头里的人。

拍的是一场救援戏,片场在河边搭着,工作人员的手一个个都冻的通红。

这些小孩儿不冷啊,大冬天下水?叶修啧啧出声,王杰希头也没回,只说了三个字。

演员嘛。

叶修眯着眼睛,看着看着,一个湿漉漉的人从水里爬了出来,王杰希这边一个摇头,那个人又二话不说,闷头就跳了回去,一点儿犹豫都没有。

 

还是年轻新人好带,也用不着多费心思。叶修捧着一杯热饮,在后面一边看一边琢磨跑路,听到这话,又顿了一下。

不远处就站着那个跳水的新人,身上搭着一条薄薄的浴巾,因为湿透了,连羽绒服都不能披,只能干巴巴地站着,任由周遭的人打理,显然是这出戏还没拍完。

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,心忽地一跳。

 

旁边俩工作人员小姑娘就跟当他不存在似的,小声地聊。

 

“这素人真好看啊,脾气又好,肯定能红。”

“姓啥啊?”

“好像是周——叫周泽楷吧。”

 

04

 

三四月的时候,正是日头渐渐转暖。

叶修带着一堆写好的demo去片场找人,旁边的人都认识圈内这个出了名的怪咖配乐师,资历作品摆着,还是导演的老合作对象,也没谁敢拦。

趁着中午吃饭的空当,导演把东西听完了,一边听一边侧目。

叶修在旁边哼着歌,目光不住的往某个方向去。

 

王杰希开口:“你难得主动来。”

叶修:“你这儿演员好看,找点儿灵感。”

王杰希停顿了一下,目光很快一转,对旁边的人道:“让小周过来一下。”

叶修一愣,小演员很快就走了过来。

 

通身的西服,头发被梳成了极正式的发型,怎么看怎么大佬样。

王杰希道:“好看就多看看,多来些灵感。”

叶修不乐意了:“大眼儿你这是压榨啊。”

 

周泽楷站了一会儿,有些茫茫然。可即便是茫茫然,人披着西服外套,整个人又修长又有气势。导演说话,他也不好插嘴,只是抬头看了几眼,觉得旁边的人有点儿眼熟。

“周泽楷。”王杰希这是在介绍了。

叶修挺自来熟,笑了一下,喊:“小周。”

 

周泽楷忽然眯眯眼,想起了什么。

 

 

 

05

 

周泽楷在人生的最低谷收到了一支花。

 

毕业却没戏演的科班生有多苦,旁人是不知道的。其他同学好像都各有了出路,有的转行,有的靠家里扶持,有的性格活跃,老早就搭上了圈里的人。

他分明是最优秀的,却因为性格内敛,还在舞台剧上泡着,电视剧里演着龙套。

同学的聚会他不想去,气氛呆久了,也觉得有点儿无所适从。他那时有无数想说的,想做的,想演的,最后却都在心里埋着,跟花一起谢了又开。

 

那支花的来路并不光彩。

周泽楷花了这辈子能用出的最大力气去面对一个陌生人,只想着赶快逃走了,却没想到能收到礼物。

花在包间里,躺在他的手上。

回去后,又被他精心养护着,专门上网查了查怎么让花谢的更慢。

 

可它还是谢了。谢了那些天周泽楷正在参加一部电影选角的甄选,他把机会押在了这一场,所以没来得及多加在意别的东西。

寒冷的冬日,他接到了导演的电话邀请。

那时也只有枯萎了的花在床头陪伴,万千思绪都只能一个人尝尽。

 

他怀着滚烫的心跳进河里,却觉得眼前的路从未有过的明晰。

 

 

06

 

王导新上的电影主题曲叫《夺魂》。

 

叶修想,我也算是功成身退,可以跑路了。

他在杀青宴上稍微亮相,打了个酱油,走到一半,看见周泽楷捧着一束花站在一群人里,神色淡淡,既不热情也不谄媚,却就是叫人生出点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这算不算演员的本事他不知道,叶修看了一会儿,只哼了几句自己的歌,就要往外走。

 

走到一半,路变成了花。

他抬头,正对上一双眼睛。

目光流转,有点往事重提的意思。

 

他俩算是认识,却一贯极有默契,没人提起之前那桩往事。

叶修笑道:“小周,不过去大眼儿他们那边啊?”

周泽楷弯了弯眼睛,笑的好看:“送你。”

叶修挑眉,家里没地儿搁,算了吧。

周泽楷继续开口:“谢谢你那支花。”

叶修不出声了,两个人的对视有种尽在不言中的感觉。

 

 

07

第一眼,我就失了魂魄。

 

叶修没想过自己这辈子有机会经历一见钟情这种狗血事儿,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生之年,被人追着修成正果。

周泽楷从后往前揽住他,有一下没一下地捏他的手指。

叶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道这不行这不行,明天有正事儿,禁欲。

周泽楷笑了,你急什么。

叶修说,小周你几年前就是这样,一副冷静样儿,把人勾完了就跑。

周泽楷正儿八经:“怪你。”

 

缘分来的突然,他俩谁能想到今日。

想不到也不要紧。叶修张嘴,一口咬在了年轻影帝的手背上。

恋爱都谈了这么久了,总归是他占上风的。


评论(44)
热度(968)

© drinkwa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